《龙珠》同人文 误会的爱

舔尝着那岁月的叨扰,迈出了那步早已生疏的动作:奔向图书馆。

图片 1

图书馆那数量庞大的藏书,竟让自己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在这个书架前溜溜,在那个书架前用手扒拉扒拉,半天下来手里竟还没有一本笃定想观摩的书。望着周边一个个利索的捧书身影井然有序地定在了干净的座位上,自己的脸刷刷地红了起来。

我是一个比较爱吃醋的人,再加上爱赌气,所以经常为了一些小事而发脾气。记得最严重的一次10岁那年,那年我离家出走,不过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让我感受到了父亲对我的爱。

或许是羞愧感起作用了吧!一本感恩系列的书和我的眼神开始交流了起来。没有了犹豫,轻轻地拿下书来,快步走到一个少人的角落,拉出凳子,坐了下来。

10岁那年的一次考试,我得了一个漂亮的A,母亲和哥哥都高兴的竖起大拇指说,哇,我们家布拉好厉害。我当时非常的高兴,然后我就到重力室给父亲去看,我希望父亲能够奖励我些东西,哪怕是拥抱也好。当我把这张试卷给父亲看的时候,父亲竟然冷冰冰的扔给我句话说:

很多时候,谁也不知道下一时刻会发生什么。自己也没想到,因为这本书里的内容,在短短3个小时的阅读时间里,泪水竟然在我脸上驾临了7次。

“为了奖励你,我教你一些基本的格斗技巧吧!”

记得里面有这样一篇文章。母亲病危,在人间的美好也已接近尾声。而最为该院最好的外科主治医师也是此母的女儿的她竟然无能为力,只能眼巴巴的望着亲人离去,只能恨恨地望着熟悉的母爱的味道渐行渐远。在这位医师陪伴母亲的最后岁月中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一位母亲的女儿急需眼角膜,刚好另外一位母亲的儿子即将往生极乐。女儿母亲跪地呼喊,终于儿子父亲同意了。而儿子母亲却放出狠话:儿子都死了,怎么也得让他完整的离开这个世界,这狠话飘荡在医院里,伴着响亮的回声,刺进了医师的耳朵。

我是那种特别烦感学武的人,我一听这句话,我的头就开始越发的大。于是我就对父亲说:

她来到了这2个家庭之间,做起了和事老。本着救死扶伤的高大旗帜,也加入了女儿母亲的阵营。

“那还是算了,我不想学武功!”

“你愿不愿意自己的亲人残缺着离开世界呢!你说话啊!作为医生,救过几个人就了不起了啊!”儿子母亲的狠再次刺进了她的心房,在寂静的医院走廊中,跳起了一场特殊的人生教育系列舞蹈。

没想到这句话有些刺伤了父亲的心,他冲我发起火来!

或许医师不知道,这狠不仅刺进了她的心房,也刺进了自己母亲的心理。母亲挪着小步,跌跌撞撞在人群后已经有几分钟了。

“你是战斗民族赛亚人的后代,你怎么能不学功夫呢,哼,今天你必须会一些格斗技巧,要不然你就不是我的女儿!”

“女儿,用我的眼角膜行吗?”从人群中冒出来一个微弱的,却让人惊讶的声音。说完,母亲用那枯黄的双眼直直地望着医师,她的视线不曾离开过女儿半步。

我一听就毛了,我最讨厌别人逼我做事了,那些委屈的泪水再一次流了出来,但是完全不管用的说,父亲无情的走开了。我在那里继续哇哇大哭,但是父亲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直到母亲听见我的哭声跑过来问我怎么回事的时候,我说:

望着母亲苍白的脸,凌乱的头发,发紫的嘴唇,那位医师没有说话。

“爸爸说,我不学武功就不是他的女儿!”

“女儿,你再走过来些,我想好好看看你。”母亲知道,这将是最后的可以将女儿牢牢记在心里,带往天国的时光了。

这下子可把妈妈气坏了,她气愤的朝父亲的重力室走去。然后我就听见楼上母亲和父亲的争吵声!

当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竟没有把好泪水的阀门,干燥的脸庞,出现了一条条清泉。

虽说父亲同意我不让我学武功了,但是他每次见到我总是带着那种气愤的眼光看着我,要不然连理都不理我。我原来每次都用重力室的呼叫机叫父亲出来吃饭的,结果因为这件事情的缘故,我无论怎么叫,父亲都不答应,就算我喊破嗓子了,父亲也不答应,只有别人叫的时候父亲才出来。他以前出来的时候偶尔也会跟我聊天的,可是现在他只会跟哥哥说话,或者母亲说话,但是绝对不会对我说话。这使我很难受!

将手臂挪放在母亲的这句话语上,把头埋进了手臂的空挡间。紧紧地咬着牙关,垂放在大腿上的右手也使劲的拽成拳头状,狠狠地向大腿最深处按压着。

就这样我和父亲的关系这样持续了几个星期,哥哥为了缓解这种情绪,于是就带我去游乐园玩,当时也带着父亲去了,他希望父亲能和我的关系融洽一点。可是父亲还是不怎么理我的说,结果父亲不但不理我,反而和哥哥聊得越来越起劲。时间长了,哥哥也把我给忘了,我就在一边看着父亲和哥哥聊天,我的醋开始吃得越来越厉害。闷闷不乐的我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就这样一直看着他们。

是啊!自己是否愿意看着亲人残缺的离开世界呢?这个是当时医师的真实心理写照。那位伟大的母亲已然知道女儿当时的尴尬和难处,和母亲自己知道,下一句说出去的话,将是对一个家庭的承诺,将是对生命残缺的漠视,也将是能为女儿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回到家里。我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正巧父亲从一旁走过来,他看见我这么悠闲的模样,冲我来了一句很有讽刺性的话:

望着瘦削无力母亲的大爱,同样身为母亲的那个凶狠的女人最终妥协了。

“哼,一个只知道干无聊事情而不会格斗的赛亚人会有什么用呢?”

“毕竟我儿子的眼角膜要年轻些,成功率也比较高些。”在我们旁人看来,正是因为医师母亲的大爱,点燃了她爱的火苗。决定捐献孩子的眼角膜之后,母亲只简简单单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是第一次父亲用这样的口吻对我说话。那个时候,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哭着跑到自己的卧室里,抓起一个杯子就往地上摔。当时哥哥恰巧从我卧室门前经过,他看到我这样一个举动,下了一大跳,因为我只有很气愤的时候才会摔杯子。当他想阻止我的时候,父亲从一边丢了一句说:

“望着医师母亲那看着女儿时的殷切祥和眼神,我也是多么希望那个女孩身上那双我儿子的眼睛,也能一直注视的我,陪伴着我。”

“特兰克斯,不用管她,她愿意怎样就怎样吧,这不关我们的事!你也不用安慰她,她这样一个不会格斗的赛亚人到底有什么用处?哦对了,特兰克斯,你跟我来一趟!”

文章到了这里,接近了尾声,而泪水也仿佛进入了高潮。微微地抬起头,泪水在书本上荡漾起了一个可爱的圆晕,渐渐模糊的双眼,在圆晕里仿佛看见了我自己的母亲。

“哦,是!”哥哥答应了一声,他悄悄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我母亲的一生也是用苦难和坚强在书写着属于她自己的不悔人生。

我一屁股坐在床上,泪水顺着我的脸一滴滴的滴在床单上。不到一会儿,我的啜泣瞬间变成了大哭。那些跳跃的“雨滴”一次次的“跳”到了我们一家人合照的照片上,还有那个7岁圣诞节时父亲送我的礼物第一个礼物——一个布娃娃身上……

不到20岁嫁给我父亲,将近30的我,母亲还不到50。这个年龄放到城里的女人身上,或许还能配上妖娆的身姿,强壮的体魄。可是,人终究是有些许的不同的。

我离家出走的原因是因为父亲的一句话让我受了刺激。那天,因为我打算去马伦家玩,也正想因为去马伦家而躲避父亲的纠缠,再加上我的情很郁闷。那天我正在装扮自己,而就在这个时候,父亲看见了这一举动,他又开始了他的精彩演讲:

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太多了,记得那是在初一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吧!

“哼,没有了赛亚人的格斗技巧还在这里打扮,真是厉害阿!”

父亲对母亲再次上演大打出手的好戏。而我,又像那卖火柴的小女孩一般,蜷缩在冰冷的角落,瑟瑟发抖,独自与泪水陪伴,熬过一个个黑暗的童年时光。后来母亲不堪忍受,离家出走去了上海的一个亲戚家里。

本来我当时的心情就不怎么样,被父亲这么一说,我反而更有气了,我对父亲说:

没有感觉到痛苦,没有感觉到异样,有的只是麻木。有的只是眼神呆滞,有的只是偶尔乌鸦飞过之后的一阵阵傻笑。人们说:乌鸦飞过,会给人带来不幸。那我什么时候会有幸遇到这个不幸,痛痛快快的死去呢。当时的我竟然萌发了这样的想法,现在想来还好有福气,没有去死。

“你要觉得你是个王子你就回的贝吉塔星去做!我不是你的手下,你别这么瞧不起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母亲走后的一个夜晚,父亲拿着木棍,敲打着我的头,逼着我给上海那头的母亲打电话,通话的目的和内容都是让母亲回家。可是父亲的指示中却没有一句他自己错了的话语。甚至连这样意味的字都没有出现过一个。

父亲只是笑了笑,然后继续用嘲讽的口气说:

也许是我的哭声,也许是我的福气,总之母亲在几天后还是回到了这个家。事情过去几年后的一天我曾经问过母亲。

“你说的是没错!可是起码我有了赛亚人必备的战斗能力!而你呢?你除了在这里浪费时间之外,什么事情都不干。呵呵,我真的很怀疑你是否是我的女儿,因为你一点都不像我,更不像一个赛亚人!”

“妈妈,当时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不是,不是他的女儿。父亲竟然说我不是他的女儿?我没有想到父亲竟然说出这种话,我突然间给笑了。这可把父亲给吓了一跳,然后我用同一种他给我的口吻对他说:

妈妈笑了,笑的狠开心,狠大声。

“原来,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我根本就不是你们的女儿。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总是处处跟我作对,原来你不是我的父亲,妈妈也不是我的母亲,哥哥也不是,这个家根本不是我的家!爸爸,不不,我应该叫你贝吉塔先生,你的那些故事就到此为止吧!因为从今以后,一个经常让你烦感,让你讨厌的我将会离你而去,你将永远都看不清,摸不找,你永远都会找不到!”说完我就跑得远远的,那一刻我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身世。我认为我不是什么赛亚人的后代,我是个地球人,我要找到我的亲人。于是我便独自走在大街上,去寻找我所谓的亲人!

“傻孩子,因为你是我儿子啊!如果家里没有你,我不会回来了。”

可能父亲当时以为我在开玩笑,所以就没理会我,直到母亲从马伦家回来找我的时候,父亲开始觉得不对了。

多么简单,多么直接,多么真实的话语。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龙珠:超专区

此刻想想,如果母亲真的没有在回来,那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的。会是在监狱里天天傻笑的人渣,会是在沿街乞讨的小家伙,会是和父亲天天打架的不孝子,亦或许是我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呢!肯定的是,不会有还能摆弄几个文字的现在的我。不敢想,也不需要想,因为母亲回来了。还真真切切的活在我的面前,每天都会朝我笑,每天都会嘱咐我钥匙放在老地方,每天都会给我洗衣服,每天都会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帮我倒掉房间的垃圾,每天都会给我预留一点温水(因为母亲知道我每天早上都会先喝口水),也竟然会每天跟我说:你父亲也老了,他骂呢,就让他骂两句吧!实在忍不住了就走远点。

我是一个比较爱吃醋的人,再加上爱赌气,所以经常为了一些小事而发脾气。记得最严重的一次10岁那年,那年我离家出走,不过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让我感受到了父亲对我的爱。

感慨着母亲对我的爱,也感慨着母亲的变化。曾经那个对她残忍至极的男人,现在也竟然出现在了她默默关怀的名单当中。也许这个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所谓的福气吧!

10岁那年的一次考试,我得了一个漂亮的A,母亲和哥哥都高兴的竖起大拇指说,哇,我们家布拉好厉害。我当时非常的高兴,然后我就到重力室给父亲去看,我希望父亲能够奖励我些东西,哪怕是拥抱也好。当我把这张试卷给父亲看的时候,父亲竟然冷冰冰的扔给我句话说:

曾经硝烟弥漫的家,现已渐渐露出家本来的面貌,硝烟也慢慢褪去了不少。我们渐渐地长大了。确切的说,我长大了,母亲老了,父亲更老了。现在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家里有什么吃的,我总会给隔壁家的小孩或者邻居吃点,而每回他们总还是那句听了20多年的话“水锋,以后不要给我们吃了,让你父亲看见了,又要骂你了。”我,每次都笑一笑,不再言语,下次有了好吃的东西的时候,总是趁我父亲不在家,偷偷地又给邻居送去。我知道邻居们那句话不会停,但是我也一直记得恩师说过的一句话:对的事情,去做就行了。是因为母亲,我才有了这样的福气,是因为母亲,我才能拥有经常给别人好吃的胸怀,是因为母亲,我才拥有了今天的一切。

“为了奖励你,我教你一些基本的格斗技巧吧!”

一直会记得那句:你父亲也老了,他骂呢,就让他骂两句吧!致我最敬爱的母亲。

我是那种特别烦感学武的人,我一听这句话,我的头就开始越发的大。于是我就对父亲说:

“那还是算了,我不想学武功!”

没想到这句话有些刺伤了父亲的心,他冲我发起火来!

“你是战斗民族赛亚人的后代,你怎么能不学功夫呢,哼,今天你必须会一些格斗技巧,要不然你就不是我的女儿!”

我一听就毛了,我最讨厌别人逼我做事了,那些委屈的泪水再一次流了出来,但是完全不管用的说,父亲无情的走开了。我在那里继续哇哇大哭,但是父亲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直到母亲听见我的哭声跑过来问我怎么回事的时候,我说:

“爸爸说,我不学武功就不是他的女儿!”

这下子可把妈妈气坏了,她气愤的朝父亲的重力室走去。然后我就听见楼上母亲和父亲的争吵声!

虽说父亲同意我不让我学武功了,但是他每次见到我总是带着那种气愤的眼光看着我,要不然连理都不理我。我原来每次都用重力室的呼叫机叫父亲出来吃饭的,结果因为这件事情的缘故,我无论怎么叫,父亲都不答应,就算我喊破嗓子了,父亲也不答应,只有别人叫的时候父亲才出来。他以前出来的时候偶尔也会跟我聊天的,可是现在他只会跟哥哥说话,或者母亲说话,但是绝对不会对我说话。这使我很难受!

就这样我和父亲的关系这样持续了几个星期,哥哥为了缓解这种情绪,于是就带我去游乐园玩,当时也带着父亲去了,他希望父亲能和我的关系融洽一点。可是父亲还是不怎么理我的说,结果父亲不但不理我,反而和哥哥聊得越来越起劲。时间长了,哥哥也把我给忘了,我就在一边看着父亲和哥哥聊天,我的醋开始吃得越来越厉害。闷闷不乐的我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就这样一直看着他们。

回到家里。我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正巧父亲从一旁走过来,他看见我这么悠闲的模样,冲我来了一句很有讽刺性的话:

“哼,一个只知道干无聊事情而不会格斗的赛亚人会有什么用呢?”

这是第一次父亲用这样的口吻对我说话。那个时候,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哭着跑到自己的卧室里,抓起一个杯子就往地上摔。当时哥哥恰巧从我卧室门前经过,他看到我这样一个举动,下了一大跳,因为我只有很气愤的时候才会摔杯子。当他想阻止我的时候,父亲从一边丢了一句说:

“特兰克斯,不用管她,她愿意怎样就怎样吧,这不关我们的事!你也不用安慰她,她这样一个不会格斗的赛亚人到底有什么用处?哦对了,特兰克斯,你跟我来一趟!”

“哦,是!”哥哥答应了一声,他悄悄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我一屁股坐在床上,泪水顺着我的脸一滴滴的滴在床单上。不到一会儿,我的啜泣瞬间变成了大哭。那些跳跃的“雨滴”一次次的“跳”到了我们一家人合照的照片上,还有那个7岁圣诞节时父亲送我的礼物第一个礼物——一个布娃娃身上……

我离家出走的原因是因为父亲的一句话让我受了刺激。那天,因为我打算去马伦家玩,也正想因为去马伦家而躲避父亲的纠缠,再加上我的情很郁闷。那天我正在装扮自己,而就在这个时候,父亲看见了这一举动,他又开始了他的精彩演讲:

“哼,没有了赛亚人的格斗技巧还在这里打扮,真是厉害阿!”

本来我当时的心情就不怎么样,被父亲这么一说,我反而更有气了,我对父亲说:

“你要觉得你是个王子你就回的贝吉塔星去做!我不是你的手下,你别这么瞧不起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父亲只是笑了笑,然后继续用嘲讽的口气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