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王的夜

曾欲妾,笑傲着天苍

枯瘦的身体,暗淡的毛发,失神的双瞳,爪下还残留着丝丝血迹,不知是别人的还是它自己的,曾经高昂的头颅此刻已深深的垂下……
  这,还是昔日的苍狼王吗?
  峡谷里有风,风很大,吹得它单薄的身躯一阵颤抖。它的脚步是那样得沉重、走一步看来都似费尽了全身的气力。但它依然在向前走。前方是什么?它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它只是想一直走下去,不愿停下来。
  一停下来它的心就会刺痛。
  它已经走了好久,再走就走出这条峡谷的领域了。前面是花豹的地盘。花豹是这片山林的独行侠,它一直在觊觎着狼群的领地。那是片食物不缺的峡谷。
  苍狼王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它也是曾是这条峡谷的一员,然而现在它却不得不离开。一个狼群只能有一只头狼。
  现在峡谷狼群的头狼是野狼王。野狼王是和它从小玩大的伙伴,连同那条母狼。如果不是因为那条母狼,可能苍狼王早就离开这条峡谷去寻找自己的领地了。
  终有一天,苍狼王无法再忍受野狼王与那条母狼的缠绵了。它向野狼王发起了进攻,结果就是野狼王的离开。苍狼王以为从此它就可以在这条峡谷上纵横了,然而这种心情只持续了十二天。
  第十二天,正当它站在山头上眺望自己的领地时,它的视野中出现了野狼王的身影。野狼王,十二天的时间已足够它恢复到最佳状态。可是苍狼王不怕,它有足够的信心在野狼王全盛的状态下击败它!
  两王相遇,必有一亡!
  粗重的呼吸,沉重的利爪,目中一样的充满了致对方于死地的决心!
  野狼王在苍狼王狂暴的攻击下已见败迹……苍狼王扭头向母狼展示它作为胜利者的一面。
  然而不是想象中含情脉脉的依赖,而是充满担忧与仇恨的双目!对野狼王的担忧,对苍狼王的仇恨!
  这一刻,苍狼王败了!败得彻彻底底!
  等待它的是离开,离开这片土地,抑或离开这个世界……
  望着近在眼前的峡谷尽头,苍狼王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如果想要继续活下去,它就只有终日游荡在野狼王与花豹领地的夹缝中,这是种耻辱!
  苍狼王忽然感到一阵无力,然后它就在这峡谷的尽头卧下来。静静地等待黑暗的到来……
  夜,凄凉。苍狼王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好让自己尽快好起来,它毕竟还是要活下去的。伤口疼,心更疼!
  夜色下苍狼王的眼睛闪烁着幽幽的绿光。
  突然,它发现了山脚下有一条矫健的身影正趁着夜色如一条幽灵般冲向了峡谷深处。
  危险!狼群危险!如果任由花豹冲向狼群,后果不堪设想。野狼王白天刚和苍狼王发生激战,在这种情况下野狼王必败,狼群就只有远离这片土地!
  苍狼王不知道该阻止还是该幸灾乐祸,看野狼王的惨败,然后也看着它心爱的母狼从此游荡。
  不,苍狼王已下了决心,不需要过多的犹豫,它要阻止花豹的计划!
  然后苍狼王挺直了自己的身躯,它的身躯瘦弱且毛发凌乱。但是在它抖动身体的那一瞬间它的身体里又充满了力量。
  决心岂非本就是力量的源泉!
  月正当空,又圆又亮!
  “嗷唔——!”苍狼王似又成了那十二天当中的苍狼王!
  声音传遍了整条峡谷,花豹听见了,身影也停下。它能听懂这吼声里的含义!
  想进谷就先击败苍狼王!
  苍狼王的身子如一条黑色的箭射像了花豹!
  或许它不像花豹那么矫健、那么灵巧。但是它的每一次攻击都充满了致命性!这就是花豹的忌惮!
  它的身子还在滴血,自己的。那殷红的血好像不属于它一样,好像它已失去了痛觉!花豹看着心悸!它终于产生了怯意,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击败了苍狼王它自己也损失惨重,绝不可能再有击败野狼王的可能。
  花豹不必冒这种险,所以在苍狼王脸上留下最后爪的时候它闪电般向后跳开。然后缓缓地退出峡谷。
  苍狼王没有继续追击,它知道如果真的引起花豹的怒气它就只有死亡!这次它之所以可以击退花豹凭的就是那种不怕死的勇气!现在,随着花豹的退去它的力量也渐渐地流失。
  终于,花豹离开了。
  转身,它看见了野狼王和众多的母狼,但它没看见她的影子。
  虽然它知道她一定在狼群的某个角落中注视着她,但它没有刻意的寻找。
  它缓缓地转动身体,慢慢地离开,留下两条刺眼的血迹,虽然在夜色的掩盖下并不是很明显,但足以让所有的狼都看见它的血,为他们流的血……
  月圆,正当空。
  苍狼王的心已恢复平静,默默的享受着月光的洗礼。
  以后怎么样。它没有去想。但是它不会离开,不会离开这个世界,也不会离开这片养育了它留下过它鲜血的土地。
  听前辈说,狼的一生只能有一个伴侣。尽管它曾经不认同,但现在它不正为了她而孤独终老吗?

落寞中多少彷徨的迷茫

生而为王,我俯视天苍

泪落无情血溅残阳

我欲征服天下吾为王

手执笔,泼墨的张扬

书写那不可一世的轻狂

寒冬,飘零,落雪,挥泪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