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黄昏

乱鸦掠过嘶哑声中咒死一片彩虹不需要,色彩

白色的墙壁,粗糙的水泥地板,一盏灯泡,蒙了灰,一张床,铺着白色的床单。

祷告的夕阳慢慢破裂铺出整个星空将死已死

黄昏的日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整个房间浸染着由深至浅的昏暗。

于是黄昏便是一部协奏曲欢快的绝望绝望的满足一曲卡农,一首肖邦一章鸣响不止的欢乐颂我只是,只能是一名听众

我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灯泡。孤独以及一种朦胧又纯真的绝望,开始侵蚀我的身体。

所以,亲爱的我不管你是谁但我知道你是谁所以我不会再给你一个吻但我能送你一座黄昏请你收回你曾经给我的黎明

在此刻静悄悄地死去,让灵魂跟着最后一抹阳光归西。是我童年时期最浪漫的愿望。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