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终于我回到了南方常常疼惜飘摇在难测风雨里寓居的房一度久久的流浪

待燕子来时,桃花盛处,有语轻喃,有人候我。

熟识的笔墨挥洒不开,窗口初夏里宠坏了涩的梅有雨几滴,沾湿的帷幔拉不动

图片 1

你总能不怪我的糊涂遗忘在那些年里失踪的心情久违的单反承载不起,岭南初夏里单薄了瘦的衫怯弱几回,泛黄的纸张卷不起

〈一〉

我执一把过时的折扇忐忑地为你轻轻扇常常会疼惜飘摇在难测风雨里寓居的房如果可以的话或者挥动画笔或者仅仅凝望

我梦里见过这样的场景,能看见一片没有尽头的桃林,在东风吹起的三月。

一度我久久的流浪

桃林边上是一间小屋,我回来的时候,你就站在门前,在那里,在等我。

自我评定,一直说自己智商可以,情商是硬伤。所以虽喜好摆弄文字,也一直不敢轻易写出情诗。带着对文字的尊敬,和对友人的承诺,经过很久的小心翼翼地触摸,虽然仍是断章,但总算敢摆出来了。

我们见过吗,少年?你为何停在了我的门前?又或者是我路过你的门前?是在等我吗?还是这本是我的茅屋,而你只是旅途劳顿驻足休息的过客呢?

——多年来,第一首情诗。2014.5.20

我没有答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些也并不重要。

只要是你在那里,在等我,能遇见你,在这样的场景,那就够了。

图片 2

〈二〉

人生的很多事都是没有答案的。 所以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刨根问底。

因为你做的,也许跟你想的根本不一样。

喝杯酒吧,你看这清明时候,柳絮飘摇,杏雨纷纷。美得入了画,而你在画里,我成了看画的人。题一首诗,我该歌颂你缥缈的身影,还是你如烟的轻灵?似乎有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是你,你便是你。

 

图片 3

 

〈三〉

他走的时候,干净的空气没有扬起一丝尘埃。
好像他根本没有到过这片土地,在初夏还是在暮春,我记不得了。

只能在回忆里想起那天的阳光如此刺眼,让我连他的背影都没有看到,他便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穿过光影斑驳的林荫,翻过每一个房间,只有书桌上寥寥几笔镌秀的字迹写满了离别。

我漂浮在回忆的大海,那里没有成群的海鸥,没有温暖,你听不到除了海浪以外的声音,仅剩冰冷,冰冷的忘了呼吸。

直立着身子行走,影子却那么的卑微,卑微的臣服在地上。

我似乎也成了你的影子,只是你一直迎着阳光,忘了回头。

 

图片 4

 

〈四〉

花开到极致,便是明日落红满径。

那么今夜少不了满城风雨。
你的伞落在谁家的门前?谁会穿过那个雨巷为你遮住青丝上的一片天?或是行走在人烟稀少的栈道,怀念越来越远的清歌。

那些早已离我远去,我只是坐在石櫈上,在想。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