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鸟◎武夷山(1)

武夷山,在鸟人中被称为“513”,一个生物资源丰富的地区。初过武夷山,是在辞了航空公司的工作之后。

4日预报小阵雨且早上有雾,于是7点出的门。其实应该早些出来的,山里早上并没起雾,看来天气预报只是预报的处在低海拔的市区。“野生动物救护站”前大树上很热闹。细细看去,是一群黑额凤鹛。树下偶尔跳出一两只灰头鹀。其实在这山里我更期望见到凤头鹀。先往挂墩方向走了阵。一对鸳鸯自在地游来游去,有时还会跳下人造瀑布。灰背燕尾尖叫着飞向上游。大山雀、红头长尾山雀、栗耳凤鹛、北红尾鸲相继亮相,数量也比前日多了起来。奇怪的是北红尾鸲都是MM。在保护区工作人员的宿舍楼旁有几个或圆或方的桶,横放着。顶上盖个瓦片,底部钻有一排孔。有蜜蜂进出。哦,是养蜂的。遥望远处山坡,正如事先打听的,毛竹林很多。红嘴蓝鹊、领雀嘴鹎、画眉、红头穗鹛、棕脸鹟莺和栗头鹟莺易见。此外还有一近在咫尺的小鸟大声吱叫,却总也看不见。望了望毛竹林,觉得意思不大,调头去黄岗山方向了。顺便瞄了眼保护区介绍——“福建省革命委员会:……。”革委会,79年的东西了。

3月29日,由上海前往厦门,参加首期全国沿海水鸟同步调查培训。火车经杭州站时,瞧见铁道旁有几段较短的铁轨,写着“杭州铁路提速道岔练功场”。扳道岔也是项技术活,跟鸟类调查一样,功夫是日积月累出来的。傍晚时分,衢州境内,那水、那桥、那山,还有山下大片的油菜花,不禁让我想起另一个观鸟宝地——跟衢州搭界的江西婺源。一直以来,大家都总是去婺源拜访白腿小隼。为何衢州就没有呢?想来还是看的人太少的缘故。

也许是天气晴朗的缘故,鸟反而不如前日多。除了常见鸟,昨天曾现身一两次的鸟种均未见。行至缠岭村,第一眼就注意到一小屋建在一块大石之上,甚有意思。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一座大屋,木制,三层,跟现代的宿舍楼似的。虽已无人居住,却仍可想见当日繁华。这一段开始,毛竹又多了起来,甚至可占据整一面山坡。天愈发热了,棕头鸦雀、树鹨等喜欢出没于村庄周围鸟蹦来跳去。松鸦显露了一下逆光下的飞行轮廓。离黄岗山主峰还有不少距离,想想后边还会有不少毛竹,于是回了。高山草甸景观留待下次观赏。

天黑了,火车开始在福建省的山区穿行。可惜,不论是在江西侧还是福建侧,都没能在太阳下山前一窥武夷面貌。不过天亮后,福建中东部山区仍给了我不错的印象。在漳平银潭,新桥溪来了个急转弯。哈,缩微版的雅鲁藏布大拐弯!道旁村庄里,一个个竹木搭的棚子外晾晒着一摊摊褐色的东西。据同车一位曾学过生物技术,也曾走南闯北的福建老者说是蘑菇。攀谈中,老者感叹他小时候生活过的村子后面那些世代禁止砍伐,甚至小孩都不让进入的风水林逐渐消失,村内水源枯竭,能游泳的深潭缩成了小水洼。

回程时,NND被8、9条土狗围住,尽管主人出来呵斥,这些家伙还是缠得要死。幸好三脚架在手,无忧。其实所有的人家都是挨着路的,凡是在路上经过的,必定逃不过狗狗们的眼睛。也许是俺背着大包,扛着单筒,太招摇了。老地方又窥见凤头鹰翱翔。真的仅仅一只猛禽么?离天黑还有点时间,往星村下山方向走走吧,兴许还有点别的。途中遇猴,约10只,在路上方啃树芽,偶尔会下到路上溜达。因为常听说各景点的猴子会围着游客要吃的,不给还抢,我不敢贸然前行,拿双筒盯着他们。有一只年纪似乎大些的猴长的跟别个不一样,眉毛比脸还红,比屁股也红;)觉得没啥事,绕过去了。

越接近厦门,临时停车越频繁。趁这档儿,在车窗看了些红嘴蓝鹊、栗背短脚鹎之类的常见鸟。快到漳平,又停车了。咦,这个就站在道边小灌木上的黄褐色小鸟没见过哎。距离近,肉眼即可辨识其特征。随后掏出双筒望远镜,确认为灰林鵖雌鸟。一个个人野外新目击种就这么给收了:目

告别猴群,继续找“别的”。小鸟还是看过的那些,但山顶枯枝果然挺立了“别的”——一大个猛禽!想必是鹰雕了!架上单筒细瞧,它仅有一点点不上翘的凤头,白眉纹很宽,延至枕部。大覆羽有片皮黄色与上体褐色成对比。脚被毛,是鹰雕没错了。等了半天,它也不转过身来给我瞧一眼腹部。沿路下行,结果其他角度都有树枝遮挡,看不到山顶的它。返回原位,跟松鼠转了会。偶然回头,那鹰雕好像转身了哎!单筒里可见其腹中央皮黄,将喉中线、胸、腹花纹一律分成两半,是亚成体的缘故么?腿上横纹比腹部的更细密。正想着,它脚一蹬,起飞了。赶紧举双筒跟上。下体、翼下花纹皆看不出,但很明显的是虽然翼形似鹰,尾却比鹰短得多。飞至溪流上空,它收缩双翼,加速下冲。目送其扎入溪对面山坡不见,却觉得它扎进去时有什么影子往旁边一闪。初以为只是错觉。走到溪边,放包休息,又觉得那不是错觉了。单筒对上去寻了一会——好模糊的身形。天色晚加上是在林下,费死老劲也仅分辨出俩眼一嘴,一浅色翼斑。嘴还不确定是纵向还是横向的。连是林鸮还是夜鹰都无法确定,只得放弃。你说这东西趴在林下枝上不动,保护色又好,我用单筒都看不清。鹰雕隔着那么远,真能发现它么?还是仅只是凑巧把它吓出来了?我宁愿相信后者。

在厦门的培训紧张而又愉快。五湖四海的鸟人和鸟儿伴我度过了愚人节+生日。4月2日晚,告别了仍在热烈讨论着的朋友们,再次奔向武夷山。

吃完晚饭,发现外边没有公交车停着。饭店老板娘帮忙打了售票员电话,得知因有事那车留在市区过夜了。OMG,明天另一辆下山的公交车要13点了。老板又说这村里人比较懒,给50块钱也不愿带人下山,而且也很少给陌生人搭车。山上的鸟看得差不离了,还想看丹霞山呢。索性早上步行下山,就30多千米,拦不到车也总会碰上13点的那辆公交。电视里放了段新闻,讲武夷山至邵武的高速即将开工。立马担忧起来——环评了么?若是环评了,不要像婺源那样环不环评一个样啊。

来时是白天经过的地方,这回却是夜里过了。白天当然要留给那心向往之的513。汽车站离火车站不远,坐了9:30去桐木的车。一路上去星村镇的车相当多,因为武夷山的旅游区就在星村。而保护区管理站所在地桐木离星村还有30多千米的山间公路。旅游区果然是旅游区,典型的丹霞地貌,相当漂亮。徐霞客当年造访的即是这里。这一切留待回程观赏吧。车离开低山丘陵,进入高海拔区,立刻换了风景。山势依然陡峻,却没有丹霞山中那种或红或黄的裸露山岩。每个山坡都铺满郁郁葱葱的原始植被。这植被,鸟应该是多的。不过看鸟想必也不是很容易的。因为人很难深入其中。也正因了此,鸟活得很滋润吧。水也因是处于上游,水道窄,水流急。开发了几处漂流项目,肯定比下游的要刺激得多。

早上5点,被鹰鹃和猪嚎吵醒。天阴阴的。预报阵雨,雨量中到大,局部可达暴雨。像前一天的雾一般,预报不要准最好。保护区管理站周围的小鸟依旧活跃,收了俩白腹凤鹛。一个雉在路边草丛里大吼。满心以为是黄腹角雉的我最终和它眼对眼,却是个灰胸竹鸡。它的大叫类似常听到的“地主婆”里的“婆”,略有不同。也好,这几日终得一见雉类。这家伙不慌不忙的隐遁于乱草中。继续上路。有只猛禽穿行于树枝间,并未看清,似乎还是凤头鹰。红嘴蓝鹊如猴子般跳到路当中取食,摩托驶近才躲开。黄颊山雀们再次让我领教了他们的Q,灰眶雀鹛还是只会叽歪告警。行至一公厕,愕然发现女厕入口上方放着一蜂箱,蜜蜂进进出出。恶搞啊!到底是臭还是甜呢?

正看得起劲,一阵大雨洒了下来。嗯,这才像山区天气嘛。穿过这片云区,豁然开朗。不久后终于到了桐木村,已是中午12点。这里是个三岔路口,除了从星村上来的路,一条通向挂墩,另一条通向福建最高峰黄岗山。一排大白房子是保护区管理局、博物馆及宾馆。这堆房子后边即是桐木村了,也称三港。有不少农家旅社及饭店,比保护区的宾馆更值得推荐。

路离谷底越来越高,偶有机会看到个把燕尾。是小燕尾和灰背燕尾,没有白冠燕尾。峡谷的一个较大拐弯处几个游客在吊桥上晃荡。这儿即是武夷大断裂了,难怪峡谷这么深。游客不解的问出租车司机这人是怎么上来的,司机说他前天就来了。是火车站拉客的司机?记性还蛮好的嘛。我心说有11路车,哪儿不能到啊?村边有一小群黄雀,仍然很讨厌的一两只土狗。往后峡谷变浅,看到白顶溪鸲。大概走了十千米了,雨一直说下不下。不过眼也乏了,好歹有翠鸟了,却初以为还是红尾水鸲。呵,红尾水鸲看麻了。细瞧瞧,还不是普通翠鸟呢,是斑头大翠鸟!这一路下来赚到啦!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