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然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夏末的一天,9时许,烈日炎炎,26岁的铁木然,头戴西洋礼帽,眼戴墨茶眼镜,身着绸缎裤褂,脚蹬黑土布鞋,手提高级糕点和两瓶高粱酒,打着西洋小伞,向牛庄集据点走来。来到鹿寨门外,哨兵喝道:“干什么的?”
铁木然。  “于开元在家吗?”铁木然厉声反问道。
  “你是什么人?”哨兵又问道。
  “老于的朋友!”铁木然答道。
  “请稍等!”哨兵说。
  于开元是牛庄集人,充当汉奸但不铁杆,人送外号“混江湖”。人给他编顺口溜:“混江湖,于开元;蒋来投蒋,汪来投汪;日本一来,又靠东洋;地方会道门,社会青红帮;‘七路’有兄弟,地痞结联邦;牛庄一跺脚,声音震八方。”这是他接受县委命令端掉20几座日伪炮楼后,经过反复认真研究和思考,决定深入虎穴,首先拿下于开元这个据点,就能为以后的斗争铺好路。他这样想着,不由得举目往院里望去。
  大门的过道里,院内的树荫下,摆着麻将、骨牌七八桌,拍桌打凳,吆五喝六,人声吵杂。一个哨兵从后院出来,于开元随后跟出来,看到铁木然一愣:那衣着、那气派,不知是哪路的诸侯。于开元不敢怠慢,急走几步,双手拱揖道:“欢迎,欢迎!”
  “于大哥,一向可好?”铁木然不卑不亢地道。
  “好,好!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于开元热情地道。
大奖唯一娱乐官方网[十年信誉],  “唉,做生意虽没发大财,也没折本,路过大哥府前,岂敢不登门造访!”铁木然说。
  二人边说边向里院走去。进入客厅,铁木然从腰里掏出四两烟土扔在桌上,于开元的姘妇何发兰忙着沏茶倒水,两人便谈起了生意。他们从民国的“人头土”“马蹄土”,谈到当前盛行的东北“冻土”,云南的“云土”,广东的“粤土”。当谈到烟土的特点时,铁木然说:“这些烟土,就数东北烟土的劲头最足!”于开元高兴地说:“是的,是的,东北烟土不光劲头最足,抽了烟之后,烟灰还可以抽,能够反复抽几次!”说到这里,二人不由地发出爽朗的笑声。他们从烟土生意,谈到军阀纵容和经营。二人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直到正午,饭菜上齐,于开元也没弄明白铁木然的真实身份。
  几杯酒下肚,推杯换盏,铁木然便从苏德战场讲到抗日战场,从国民党讲到共产党。于开元这才渐渐警觉起来,脸忽的一沉,抓住铁木然的手腕,皮笑肉不笑地厉声问道:“朋友,我看你是八路!十足的八路!”
  抗战五年来,湖西地区进入最艰难困苦的阶段。4月,国民党李仙洲92军142师师长刘春岭,率师部及425团,由鲁西进入鲁南。5月4日,李仙洲率国民党第92军一部由皖北进入湖西地区。广平至银丰一线,布满了20余座敌伪炮楼,各炮楼之间由封锁沟相连。对我湖西地区抗战军民的抗日活动及人民的生命安全构成了极大威胁。
  为了粉碎日伪“治安强化运动”,广平县委遵照中共山东分局、山东军区“保卫夏收与反‘蚕食’战役”的命令和“坚持阵地,积极向边缘区活动,伸展到敌占区去”的指示,采取“政治斗争为主,分散游击活动为辅”的方针,抽调富有斗争经验的军政干部,组成精干的武工队,插入敌占区。一方面宣传与组织群众,把各阶层人士都团结在自己周围,同时对中立的伪政权组织,也争取其向积极方面转化。另一方面,采取分散的游击活动,随时惩罚罪大恶极的汉奸敌特,砸烂伪政权的下层组织,把斗争焦点引向敌占区,提高敌占区人民的抗战信心,扩大我党我军在敌占区的政治影响。为此县委才让他这个敌工部股长,负责拔除银(丰)广(平)一线的日伪军炮楼。想到这里,他便坦然一笑道:
  “于大哥,我是八路,我是铁木然!你说怎么着?”
  “我说怎么着!来人!”十几个护兵闻声立即围了上来。铁木然端坐不动,威风凛凛,岿如泰山。于开元拔出双枪,朝天花板连开三枪,见铁木然端坐冷笑,眼珠子一转道:“会这个么?”铁木然心领神会,心想:这是要比武。便沉着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从容地站起来说:“请大哥带路!”
  十几个护兵,如临大敌,手持长枪,簇拥着于开元、铁木然来到天井院中。瞬间“呯!呯!呯!”于开元的手枪响了三声,40米处寨墙上的三块砖被击碎掉下来,众匪齐声喝道:“好枪法!好枪法!”转眼看着铁木然。
  “怎么样?比过我,交个朋友,比不过嘛,另开价!”于开元得意地说。
  “那好吧!”铁木然从厕所上面摘下三片小瓦,交给于开元说,“大哥,一次全扔上天!”
  于开元接过三片小瓦,轻藐地笑了笑。遂将三片小瓦同时向三个方向抛上天空。铁木然手起枪响,“呯!呯!呯!”飞得最高的瓦片被击得粉碎。离地两丈多高的一片瓦被打掉一个角。飞向东南方向的一片瓦,在一个护兵头顶上不到一米处被击碎。碎落的瓦片砸在小匪头上,吓得小匪大叫一声,抱头鼠窜。众小匪直吐舌头,好一阵才清醒过来,高叫道:“好枪法!好枪法!”
  于开元双手抱拳,佩服地高叫道:“铁老弟,够朋友,够朋友!你这个八路老弟朋友我交定了!”说完拉起铁木然重新入席,加菜换酒。
  经过初次交锋,铁木然威名远扬。从此铁木然自如地往来于敌我之间。
  在铁木然打开进出敌伪据点大门的同时,广平县建立了昌盛区、红阳区和东胜区。为进一步扩大抗日根据地,冀鲁豫六地委指示广平县委,扩展团区工作,县委决定开辟昌盛区以南、牛庄集东北部的民团地区。由教导三旅九团一连配合,组成工作队,这对铁木然来说,真是如虎添翼。
  铁木然开始不时地带领三两个工作队员,穿梭般的往来于敌我之间,传递日伪拉网扫荡的信息,拔除钉子,严惩铁杆汉奸,搞得日寇惶惶不可终日。日军张贴告示:“取铁木然首级者,悬赏大洋200块。”
  为了扩大统一战线,争取更多的民团队员站到人民这边来,对九团和七团抓获的下乡骚扰百姓的团丁,由铁木然出面给以担保,然后释放。这些团丁深受铁木然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一有日军行动消息,马上传递给铁木然。每次扫荡之前,广平县委机关就搬进了炮楼,日伪军在外面剿共,他们则在炮楼里养精蓄锐,同时积极组织反扫荡。
  冀鲁豫军区11分区部队,于5月下旬在湖西地区对日伪军发起攻势。7月,11军分区副司令员匡斌率九团、十一团和银丰、湾阜、广平3个县大队共4000余人,于王庄附近的前后李楼一带,围歼国民党山东省第十一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曹班亭部。俘敌800余人,毙伤200余人。曹班亭被击毙,缴获轻机枪5挺,掷弹筒2个,长短枪1000余支,电台1部。8月,于柿子园展开伏击战,拔马庙伪据点,建立王庄区。9月,红阳区党组织带领红阳区中队30余人和周围村庄群众150余人,对红阳区杨庄据点进行围攻,采取“攻心”战术,拔除杨庄伪据点。
  为了全面有效地进攻围歼敌炮楼碉堡,铁木然采取军事与政治攻势相结合,争取伪军起义,里应外合消灭敌人,相继夺取了几个伪据点。紧接着,于15日夜晚,在他的带领下,叫出于开元,一连喊开了18座炮楼,于开元率部揭竿投诚。日伪军的18座炮楼,便一夜之间化为灰烬。

网站地图xml地图